新闻
新闻
  • 新闻
  • 图片
  • 视频
  • 技术
  • 企业
  • 供应
  • 求购
  • 招商
  • 品牌
  • 下载
  • 招标
  • 人物
  • 项目
  • 专家

国家能源局意见加强生物质发电管理 发电供暖要相连

2017-12-01 09:06:27    来源:中国节能网   评论:0
0

      生物质发电是可再生能源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与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市场的火热不同,农林废弃物发电在经历了盲目快速发展之后,如今面临原料成本高、盈利难、行业普遍亏损的近况。

      根据近日国家能源局印发的《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实施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我国将加强和规范生物质发电管理。《意见》明确,从严控制农林生物质只发电不供热项目,大力推进农林生物质热电联产,将农林生物质热电联产作为县域重要的清洁供热方式,直接替代县域内燃煤锅炉及散煤利用。

      《意见》的出台让沉寂已久的生物质发电重新回到人们视野。这一政策能否为行业带来积极转变?在近日由江苏省可再生能源行业协会、山东省生物质能源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联合组织的第八届中国生物质综合利用发展论坛暨发电技术交流会上,记者采访了有关人士。

      比“十三五”规划目标增加近一倍到2020年,农林生物质热电联产达1312万千瓦

      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产业发展研究部研究员窦克军表示,根据最新发布的《生物质发电“十三五”规划布局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到2020年,我国31个省(区、市)符合国家可再生能源基金支持政策的生物质发电规模总计将达2334万千瓦,其中农林生物质热电联产为1312万千瓦。

      “这与早前发布的《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到2020年我国农林生物质直燃发电装机达700万千瓦的目标相比,增长近一倍。”窦克军表示。

      “截至2016年底,国内已有23个省市发展了农林生物质发电项目,共计254个,并网装机容量644.2万千瓦。年平均利用小时数5719小时。”国核山东电力工程咨询院、山东省生物质直燃发电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盖东飞表示,从现有装机规模来看,2016年底农林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已经接近700万千瓦,这也是规划调整的主要原因。

      此外,盖东飞认为,《意见》将生物质发电“十三五”规划布局规模一次性下达,并要求各省(区、市)能源主管部门根据规划布局,组织开展项目核准工作,每年2月底之前上报上一年度项目核准及建设运行情况。“严格的上报制度意味着审批权的下放。”

      从严控制只发电不供热项目生物质能清洁供热是发展主要方向

      记者注意到,《意见》也提出,相关部门将严格控制项目类型,大力推进农林生物质热电联产,从严控制只发电不供热项目。

      对此,盖东飞认为,生物质热电联产是生物质发电的必然趋势。而生物质能清洁供热是当前和未来生物质能发展的主要方向。

      《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到,农林生物质发电全面转向分布式热电联产,推进新建热电联产项目,对原有纯发电项目进行热电联产改造,为县城、大乡镇供暖及为工业园区供热。

      “热电联供综合效率高于直燃发电,可更好更充分地利用资源。”窦克军表示,生物质发电热电联产的原料主要是农林业废弃物,不仅可直接代替燃煤发电供暖以减少污染物排放,从原料端也可以减少农林业废弃物焚烧带来的直接污染。

      据了解,生物质发电带来的环保效益显着。《2016年度全国生物质发电监测评价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生物质发电共替代化石能源2030万吨标准煤,减排二氧化碳约5340万吨。其中,农林生物质发电共计处理农林剩余物约4570万吨。

      布局不合理,盈利、技术、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建议秸秆资源富余地区发展热电联产给企业供蒸汽,最好与煤混烧

      农林生物质热电联产兼具经济、生态与社会等综合效益,是可再生能源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业内普遍也认为,产业仍处在发展初期,整体发展还存在许多问题和挑战。比如生物质发电发展不均衡,布局过于集中,热电联产负荷不匹配,生物质供热未纳入国家经济激励政策范围,项目投资开发难度较大,服务体系不完善,保障体系有待加强等。

      “目前社会各界对生物质能认识不够充分,一些地方甚至限制成型燃料等生物质能应用,导致生物质能发展受到制约。”窦克军坦言,在供热方面,多数地区尚未充分开发;此外,生物质原料保障度较低,经济性不强。

      据了解,目前农林生物质发电企业总体盈利水平并不乐观,主要原因是生物质发电行业技术水平参差不齐,管理水平较低,各地项目资源量和供应模式情况也差异很大。

      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也曾指出,农林生物质发电项目一哄而上,将发生巨大的浪费,欲速而不达。他建议,有些地方秸秆资源确有富余,可以发展发电或热电联产,给地方有关企业供工艺蒸汽。但是最好采取与煤混烧的办法,以取得较高的热效率和经济性。不过,目前针对混燃发电还缺少有效的计量监督工具和基础性研究,也无激励政策支持。

      超低排放是重要课题应把符合环保要求又具备经济性作为选择技术路线的宗旨

      近年来,国家和各地方相继出台了更为严格的《锅炉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河北、山东、河南等污染物限制排放重点省份,部分生物质发电厂已经开始被要求在严重污染天气,跟随环保应急响应机制联动限产或停产。

      “目前,虽然尚未出台生物质锅炉专用的污染物排放标准,大部分地区是参照燃煤锅炉执行,但随着国家对大气环境治理力度的不断加大,会有越来越多的地区执行重点地区排放标准。”武汉森源蓝天环境科技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何顺永预测,随着环保政策逐级升级,生物质直燃发电应把实现超低排放作为一个重要课题。

      何顺永表示,建设生物质电厂第一个要考虑的问题是燃料来源问题,单一燃料的生物质电厂不符合中国国情。这就决定了我国生物质直燃电厂面临燃料来源不稳定(多品种、尺寸变化大)、灰分高、水分大、异物多、碱金属氯含量高等特点。

      “从技术路线的选择上,行业应把符合环保要求又具备经济性作为主要选择宗旨。”何顺永认为。

      他建议,针对生物质锅炉燃料含硫量低的特点,可以选择投资及运行成本更低的干法或半干法脱硫。对于个别含硫量高的燃料如糠醛渣等建议优选复合塔。在氮氧化物脱除方面,由于南北方的燃料差异,各种生物质燃料本身的特性以及季节雨水的影响导致排放波动较大。因此,可采用SNCR+中低温SCR联合脱硝技术。

      除了环保的趋严要求企业提升环保治理水平外,新电改所带来的电力市场化改革也将倒逼企业提升竞争优势。

      朗坤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市场总监栗旭妍认为,发电计划放开,优质的发电企业将在新电改中优先受益。面对新形势,除了在节能环保上加大技术改造、能耗优化外,发电企业资产质量提高也迫在眉睫。

      “当下,传统发电厂已不能适应智慧电网发展需求,融合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移动应用等IT新技术,建设智慧电厂势在必行。”栗旭妍说。

关键词搜索:生物质发电 清洁供暖
0